她会不会早早退休

2021-04-03 19:56

居然没有。她还是把女儿和学生带给她的糖果分给每一个孩子,还是会拿着孩子们做的贺卡,露出自豪满足,天真可爱的笑容。

可敬又可爱的60后。她教会我一个道理:岂能因他人天性,改变自己天性。

孩子们口中的“刘妈”是80后。每天早上进办公室,都会听她诉说自己身患各种不适。颈椎变形,腰椎膨出,头晕……每次听她说,我都“劝”她:请假吧。她每次都虚弱地回答:好想请假。

忘情又忘我的80后。她教会我一个道理:荣辱和责任是一种力量,直抵心灵,指挥着我们不够坚强的身体。

她说这段话时,把自己失去意识前的挣扎和迷糊,当作笑谈。我静静地看着她,对她生出了母亲般的心疼。

其实是一个学习很好的孩子,考试没考及格。李老师给家长打电话询问孩子最近在家的学习情况。家长知道了成绩,对孩子一顿劈头盖脸的批评,孩子和家长赌气,不上学了……后来,我们和李老师一起去家访过两次,孩子复课两周后彻底不来上课了。我们都很唏嘘。不多久,就听说李老师被告了。局里让李老师写过程材料。我去写家访证明材料时和她擦肩而过,她脸上的高冷有了些许落寞无奈。我心里当时就酸楚起来。

独立又独行的90后。她教会我一个道理:你不是我,你不知道我看似随性的选择背后,付出了多少辛酸和努力。

这件事让我耿耿于怀。我开始观察她。她会不会早早退休,会不会成为“佛系”教师。会不会再也没心情给孩子们分她的糖果了。

后来她问我:“吴老师,我这次“得罪”了学校。肯定选不上优秀班主任了。”我“安慰”她说:“估计不会了。哪能年年是你啊。”她又没心没肺地笑了。

一天早读前,她正面如土色地跟我抱怨自己的身体,她的班长进来了,告诉她早上因为值日生没有打扫干净墙角,他们班被扣分了。只见刘妈一个健步冲出办公室,楼道里瞬间就响起她底气十足的声音:“怎么回事?你这么大个人,不会扫地吗?来!我教你扫地。”只见她顺声夺过学生手里的笤帚,利落地扫着。全班孩子就这么安静地看着她。那个劳动不认真的孩子手足无措。我相信,这孩子永远会记住“刘妈”的这节劳动课了。此时的“刘妈”哪哪都忘了疼了。

事后她说:“吴老师,我用尽最后一点意识打电话请假。我都分不清学校最后同意了没,就迷糊睡着了。后来,班会时间我居然惊醒了,打开远程摄像头看到年级组长在,我又昏睡过去了……”